梔子花就這麼香著

梔子花就這麼香著
怕,一切意料之外的際遇,措手不及,而又難以抵擋。
五月過半,薔薇花也零零落落,雨中落一地的粉紅。且不必為零落傷懷,一路上當地農人挑著簍筐裏的水靈靈的楊梅,引人胃裏泛著酸水,只需一眼見到,口中就不由得咽下饞蟲,那牙齒就不由自主地想去咬上一口。

再貴的價,也抵擋不了那酸酸的誘惑,稱上二斤,也不用等到回家用鹽水泡過,一路行去,一路吃著,酸水落到胃裏,那終日飽脹的胃,像得到了春雨滋潤一般,像雨後的春筍般蘇醒了過來。
紅豔欲滴的草莓,翠綠中還帶著清晨雨霧的李子,粉白的桃子在葉子裏猶抱琵琶,仿若還聽得到桃花在枝頭上脆生生的笑聲,一路行去,與這些果子們傾心交談,從她們在枝頭上綻放開始。
孩子不在家,日子,可以簡單到無需炊煙嫋嫋,一個人的煙火,再怎樣也是顯出勢單力薄來,有時覺得,煮婦的廚藝,只有在孩子面前才能發揮出最大的潛力來,一個人時,始終沒有興趣去生火做飯,只為吃那小半碗而收拾半天的廚房。
兒子總在叮囑---媽,我不在家,你也要做飯吃的,必須要做!
心裏好笑啊,小小的人兒,知道關心人了。
每個母親,眼睛都是雪亮的。
和母親一起住,不管某些微小的事物你再怎麼小心隱藏,總會被一個偉大的偵探偵察出來。
你血少,要補血。臉上的紅色,都是化妝抹紅的吧?母親說,瞪起眼睛,帶著些許怒意。

這麼大的人了,怎麼就不知道愛惜自己的身體?
母親開始絮叨起來,從我小時候開始講。
你八個月大就開始生病,一直病到五歲過,你的小手腕,只有我一根拇指大,我真怕你長不大。那些年,我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拉扯你們三個......
眼前開始浮現一個走路虎虎生風的年輕婦人背影,肩膀上挑著滴著水的蔬菜去集市上賣,婦人的身後,跟著那小小的我,邁著小步子,緊緊跟著,眼睛還不忘在那河岸邊的翠竹上流連。
母親買來東阿阿膠及黃酒配料,盯著我用黃酒浸泡阿膠,泡化後再放在鍋裏蒸,盯著我吃下去,把我的反抗置之不理。
不管你長到多大,不管你是不是人到中年,在父母面前,你永遠是那個長不大的孩子。
五月的雨,就這麼落著,冷著,,而心裏,暖著。





line

comment

Secret

line
line

line
搜索栏
line
RSS链接
line
链接
line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line
sub_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