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你戀上了水冷燈清的夜晚,一次又一次在清冷的月輝下徘徊,伏筆在字裏行間把冷曖的人生描述成一首又一首傷感的詩篇,一壺清酒釀不了分分合合聚散的熏香,一縷夜色遮不住紅塵阡陌來來回回的傷,這夜,月光如煉,映上燈火一地闌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你喜歡上了如癡如訴的哀婉,讓穿透心房的律音反複糾纏,一曲高山流水,穿越時空的愛戀,都在風居住過的街道,譜成永世的絕唱,雲水禪心,還有千年緣觸指翠綠的楊柳,纏綿住事揮霍著,曾經的天長地久。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習慣在沒有你的城市,承受著季節的雨打風吹,一個人的單車,載著自導自演的歡喜悲傷,走過青春流年,細數著臨行時的別宴,把長街上的足跡,每一步都當作堅強,沒有你的日子淡視雲卷雲舒,笑看風清雲淡。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彼此淡出了各自的世界,你走你的路,我過我的獨木橋,紅塵路上一點阡陌梨花雨釀,曾經相對的視線只剩下回憶百回千轉,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己成為生命中揮之不去的傾世絕戀,那些年,執手花前月下,繁華唇語的誓言,都在你我的手邊,成為一輪優美的狐線,多年以後,突然一瞬間淚流滿面,原來不是你,陪我到最後。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漸漸懂得什麼叫物事人非,滄海桑田,時間是最好的遺忘,在這個冷曖人塵百樣人生,誰都不是無可替代,地球效應著引力,回應磁場相吸,就算少了我和你,它一樣轉動在自己的宇宙裏,生生世世的輪回,如果真的有天荒地老,我和你是不是就可以穿越時空,在今生無法企及的天國裏,一生一世,生死相隨。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想你的四季裏丈量著花開花落的腳步,每一次的春曖花開,落葉翩翩,我都告介自己不要太傷感,逝水無痕,終究回歸大海,姹紫嫣紅年年有,對花傷春別樣紅,西風樓臺鏡花月,此去經年人不同。路漫漫,揮指花前月下,竟然是,紅塵歌一曲,遙寄花間,落紅無數,誰懂?誰憐?

在你的世界裏做上記號,一直到天荒地老,命輪中注定的相遇,只是一場唯美的風景,路過你的旅途陌上花開,欣賞過後成為永世的珍藏,這一曲紅塵禮贊,湧動著千古餘傷,遙遙相對裏,千山萬水的距離,阻隔成無法穿透的情網,在日月清唱的戀歌中,任我用綿長的夢,細數著想你的疼痛。

還有多少夢?可以一直在心中,那一滴的滾燙,是今生無法割舍的纏綿,是擦不去的悲喜,殘留著的溫熱,落在掌心,化不開的無奈,不舍得緊握,看那一地的花落,是開不出的姻緣,纏繞著的分割,瓣影零落怎麼調謝了?別離時盛開的承諾,那是你說,往事開花無果,最暖的陪伴,總在回頭時消散,伸出手抓不住遺憾。

青春的盛宴,打馬從心裏經過,回眸時的留戀,花好月圓妝點在眉尖,兒女情長只歎緣太短,塵世浮花淚輕挽,同生共死,卻走不到終點,一座城,開了心門,紅顏無份,一個人,關上一扇門,終老一生,怕只怕,對和錯,都是人事己分,褪不去的面具,狠了心忘記的人,己不再等,那座城,煙花四焚。

line

comment

Secret

line
line

line
搜索栏
line
RSS链接
line
链接
line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line
sub_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