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現實的背叛


三十而立,我走進了機關,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自是一番大展宏圖雄心壯志。回過頭來再看二十歲的比我年輕的人,似乎覺得他們太年輕,太青澀,高 音播放著喇叭筒褲下的不羈,五顏六色遮掩住頭上的青絲。似乎相與自己的時代很是遙遠。於是就不屑,沉下心來經營在機關中。目不窺園,足不下樓,潔白的燈光 漂白了四壁。可機關內卻是機關,處處透著玄機。“幾枝修竹幾枝蘭,不怕春殘,不畏秋寒。飄飄遠在碧雲端,雲裡湘山,夢裡巫山。贈君莫作畫圖看,筆也清閒,墨也清閒。畫工酬應近來慳,文裡機關,字裡機關。”而正當我被機關鎖進破解之謎的窮思時,親情一步步離我而逝,刻在記憶深處,烙在我的眉梢和發跡間。我三十四歲那年,五十歲的三姐躺在土炕上因心臟病發病溘然長逝,母親在我三十五歲時告別了我們匆匆去往天國。 三十六歲那年,五十五歲的二姐正包著粘點包,一個跟頭從炕上栽到地上腦出血而逝去;三十七那年,在哈爾濱打工的二哥在大街上蹬著三輪不明原因地死去,那年 他才四十六歲。四十歲那年,比我小兩歲的弟弟,落進積滿水的土豆窖中英靈早逝……。歲月像把殺豬刀,紅了高粱,紫了葡萄,軟了香蕉。我不再悲泣,只能把淚 兒和著心中的血咽進腹中,長歌當哭無法激起感情的漣漪,于默然中祈禱,嚎一嗓子悠遠而悲壯的《信天遊》:山丹丹那個花開喲,紅格豔豔,天堂的路喲,你格格好遠的,我的那個格格親人來喲…………!
我笑了,似乎笑得很成熟,歲月啊,你個不老的神話,有你這麼折磨人的嗎?苦澀中帶著一份淒苦,就在這種不覺間,鬃角悄然地爬上了許多白髮,忽然覺得不是我的外表老了,而是我的心在老。歲月滄桑,日月輪回,生老病死,悲兮歡矣,什麼什麼都很正常,因為哀默大於心死。
我把佛珠,掛在心房上,一粒一粒地用吸滿焦油的肺撚動;有了這種撚動,才使我這顆原本燥動的心安靜了許多,再回首看三十歲小於我的人,與我這個四十歲的人相比,仿佛比我幸運得多,但我很輕蔑,不經風雨,哪有彩虹?你們雖一番風順,但畢竟歷練少了許多。
死者長已矣,藏族諺語說,一味地追悔過去,就等於對現實的背叛。我服了,人生不論面對著什麼樣的滄桑與坎坷,都要笑著去迎接;笑著看小於自己的人,笑著品味他們的一舉一動,笑著去回味年輕時還有的微笑,笑著尋找過去那些難能可貴的影子;讓那束影子正正地為不再年輕的我指引以後的路。
笑裡尋年輕,把滄海變成桑田,不再流淚,不再流連。
笑裡尋年輕,苦澀折射成恬靜,梵音嫋嫋,波瀾不興。
笑裡尋年輕,常記溪亭日暮,沈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
笑裡尋年輕,還是忘卻不掉那些痛入心扉的故事,大漠孤煙,長河落日,一直在心裡徘徊,揮抹不去……。

line

comment

Secret

line
line

line
搜索栏
line
RSS链接
line
链接
line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line
sub_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