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不夠,還要搭上我下一個千年?

一襲東風涼,薄了伊紅妝。

滿地黃花瘦,相思痛斷腸。

淚眼望星光,對月獨惆悵。

秋風吹落葉,滿目皆蒼涼。

—— 題記

秋霜盡染,楓葉飛紅了天,攜著一份深深的相思,走過了一季的溫暖。幾多情,幾番念,夢難醒,淚始幹,幾回午夜魂已斷。伸出的手怎麼也握不住過往的曾經,情深緣淺,心事如紛飛的殘葉片片,飛落在你的窗前。庭院裡盛開的玉蘭,暗香縷縷在風中無語纏綿。冷漠清秋,藍天依舊,浮雲悠然,望穿雙眼,依然遮不住對你無盡的思念。

依窗憑欄,仰望蒼天,凝眸不語,思緒飄然。綠軒窗下,隔簾佇立,一曲憂傷的音樂響起,勾起一段曾經的美麗,淡淡的傷感絲絲縷縷,蕩漾在柔軟的心底,泛起層層漣漪。甜蜜與傷痛,在起伏的樂聲中憶起。一段風花雪月,在歲月的河流裡,留下深深淺淺的傷痛,刻下絲絲密密的痕跡。風,微微寒涼;情,若白雲掠過,飄來又飄去,聚散兩依依。

或許,這世間,有太多的無奈,讓人無法度量;有諸多的不甘和不願,令人糾結難忘。那遺落在風中的諾言,那十指相扣的溫暖,都如此這般的淡了,散了,遠了。所有的幸福和甜蜜,痛苦與憂傷,淡淡的穿過指尖,跌落在這清清淺淺的時光。

明明是深愛,卻說不出來;明明是不想放棄,卻又很無奈;明明是煎熬,卻又躲不開;明知前無路,心早已收不回來。我不知道,遇見你,是福是禍?愛上你,是劫還是緣?

秋水盈盈的此岸,我將今生的等候化為一莖瘦瘦的蓮。晶瑩的露珠,是我對你思念的淚水點點;那風雨中搖曳的淒婉,是我殷殷的期盼!千年的等待,千年的期盼,只為你回眸時能看我一眼。而如今,葉將殘,我看到自己凋零的心,瓣瓣飄散......

墨染素箋,訴不盡相思意,字字句句,枯萎了思念,一行行文字,一遍遍觸痛著我的心田,千回百轉,再也回不到溫馨的從前。朝朝風寒,暮暮月遠,我將自己化作月兒,夜夜懸掛在你的窗前,風簾動,照無眠,可有你的憑欄?昨夜西風瘦,吹落飛花片片,一地碎碎念......

我用前世500次的回眸,才有了今生與你的相逢;我用了千年的柔情,卻換來今生刻骨的傷痛!小軒窗,孤燈寒,落寞孤寂對愁眠。一個人,一生情,一世痛!

癡心一片誰能懂?恩恩怨怨,化作細雨絲絲纏綿。冷雨敲窗心亦涼,愛恨別離夢一場。今生癡,來生盼,相思無期愛無語,不忍回首抬望眼。難道註定,你是我今生不可觸摸的痛?難道註定,你是我三生河畔等待的永遠?是否,一世不夠,還要搭上我下一個千年?



望,窗外,更深露重,落花成塚,一眼天涯,似幻如夢,你我的故事一如一場盛開的花事,轉頭已成空。尋好夢,夢難成,況誰知我此時情?卻原來,緣來緣去自有天註定,那麼,就讓這一季繁華開盡,一切皆隨風!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若可,請許我于來生,等待下一個輪回,在另一個花開的季節裡,與你重逢!

輕輕的打撈起一片月光,是誰觸動了我心底的那抹微涼? 采下一朵昨日的憂傷,是誰為我織一件夢的衣裳?

一襲東風涼,薄了伊紅妝。

滿地黃花瘦,相思痛斷腸。

淚眼望星光,對月獨惆悵。

秋風吹落葉,滿目皆蒼涼。你我枯竭在紛亂的現實裡
美好的小學時光
溫暖了這個原本蕭索冷寂的冬季
享受一個人的狂歡
自治会掃除も
外食したり
家事も庭仕事も
この3バルは
中日ドラゴンズ
就這樣無悔的陪伴著你
line

comment

Secret

line
line

line
搜索栏
line
RSS链接
line
链接
line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line
sub_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