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燒得我永遠放不下

這些年了,我無時無刻不在想你,想得白髮如鬢,又有誰憐。你身處夢的塵埃,香飄在雲端,我心隨欲鏡在染缸裏,對你那甜蜜絲絲的回憶。你還像一潭無底 的清水,在等待我的攪拌和摸撫。人間的悲苦淒涼和愛的悲愴愁苦,就象在這一刻間,灌注我的心間,對你無盡的想,加注了愛的砝碼。我能從容的從孤苦的深谷裏 爬上來嗎?我回望著周圍的一切,即使有燃燭為我點起,可我深處這無望的困境,也難於爬上晴天。
我在那穀底,如喝了酒似的,在迷離。就象此時火紅的火焰在我眼前晃動,在那火苗裏閃動著你窈窕婀娜的身影,在火光的繚繞裏,我聽到你纏綿撕心的呼喚,我象枕著你纖細柔嫩的腰肢,你在深情的摸扶我的頭髮,你用溫存的眼神癡情的望著我,那幸福快意的美悠悠的在那裏浮漾起來。我象被你深情的抱起,在那空間裏倜儻著美麗,就象我被你的愛駕馭,在你那空閨裏,繁華旖旎我的一生。
那晚,就象窗外絳紅了許多愛的紅玫瑰的花瓣,我在癡心的凝望,冥想。那美麗的痛時時都在撕扯著我的心,你就象我心裏心疼的疤,愛一個人真難!而思念相見更難!
line
與相愛的人攜手走過每一刻


有時候突然會很想念一個人,說不出什麼原因,也許是叛逆的記憶總要找一些理由出逃,在飄渺遠去的歲月裏,惦戀些什麼,緬懷些什麼,以奉祀寂寥的心緒。

只是冷風吹著城市的天空,吹著孤身只影的我,突然覺得很失落。我在等什麼呢?等一個人嗎?還是等一片情?這不是一個多情的城市,卻偏偏住著一個我。

也曾有過一個星光下的夢,要與相愛的人攜手走過每一刻。只是茫茫人海,相遇與分別,總是那麼自然而然。明明以為是可以一輩子的人,卻是在莫名其妙的情況下不歡而散。想必這就是緣分的沉淪罷?又不能說得那麼絕對。這世間有太多事情說得太透反而不好,留些驚喜,留些想像,留些未知的空間,去好好地治癒和安享,已經很好。

只是想想,的確虛度了某些光陰,比如青春,再比如愛情,似乎都找不到曾經有過的感覺。

若是,青春真如一場電影多好,盡情演繹,恒久存留,不必苟存於現實的卑微,不必低頭於歲月的嚴厲,可青春竟是說會呼嘯而過,就真的呼嘯而過了;

若是,相愛真能如願多好,不必強詞奪理地追求,不必苦心孤詣地經營,就這麼安安靜靜自自然然地白首到老,不驚擾歲月,不痛哭失聲,該有多好。

可誰能明白?滿世界的兵荒馬亂,刀劍烽煙;滿世界的燈紅酒綠,醉生夢死;滿世界的奢華浮躁,虛情假意。這實在不是我願意看到的,我真真覺得生命應該交給自己的心去判斷,才能安適而無悔。

也許有人會說,你這不是清高和自命不凡了嗎?而你也該為虛度的青春和愛情做些適當的懺悔和挽回,以賦予它們存在的價值。

青春?我的青春已經過去,所以我倍感珍惜今後的生活,學著思考人生或是未來,真真正正的勇敢而獨立的活一次,我依然會有第二次青春;

愛情?我已愛過,愛得無怨無悔,所以不願再為愛而傷懷留戀什麼,由於在愛的陰影裏活了太久,也是時候衝開迷霧,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line
line

line
搜索栏
line
RSS链接
line
链接
line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line
sub_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