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回到了原點,再一次情不自禁地提起筆,窗外的雨滴聲似一曲經典老歌,曲味動人心扉,也牽起無數回憶連連。

曾那麼喜歡黑夜,不是因為喜愛睡眠,而是唯獨夜晚才能讓人安靜,反復追問自己,有人給你一片天,你拿什麼去換回一抹蔚藍。

這樣也好,只有天真被現實擊垮,才會知道如何走到遠方,也是如此,當夢想墜入懸崖進退兩難時,走出絕望,你才能成長。從來沒有怨恨過人生,即便留下無數惜別疼痛,也只是忍忍便已過去,從來也不去追問生活,既然上帝賦予生命,便會讓他獨自找尋出口,任憑時間肆無忌憚劃過容顏,他不會停止向前。當然,也從沒畏懼過什麼,即使是足以致命的波瀾,還是跌宕起伏的磕磕碰碰,也不足為奇。

現實如良師,他教會了我們如何把自己磨圓,也讓我們學會了如何才能滾得更遠,即便上句諷刺味道太重,細想一番,誰不是連滾帶爬地為了生活。你我原本棱角四起,因為碰撞,才有妥協,而這樣的磕絆,才得以我們學會寬容與忍讓,抵達一直想要靠近的岸。
line
曾經不止一次幻想自己站在蒼涼的古道,望著很大的枯藤,蒼老的虯枝,夕陽的餘暉傾灑在上面,我的心也隨著這一幕融化在這種滄桑中,不知道為什麼,我很熟悉這種感覺,熟悉到骨子裡,而內心深處的這種悲愴在這一刻完全的爆發了出來,我很想望著這棵枯藤傾瀉一番,尋尋覓覓中,我終於尋到了這種痛徹心扉的感覺,如果我生活在古代,如果我遇到了馬致遠,那麼我會和他成為知己,一起去體會這種無與倫比的滄桑美,那種美毫無雕飾,單純至極,是人類最原始的一種感情,是因為孤獨所產生的一種執著。
馬致遠把這種淒涼的心情用一種最為自然的事物表現了出來,單純的幾種景物,淡淡的孤單,夕陽西下,遠在天涯的遊子將歸為何處。是呀,不如歸去,不如歸去,但是聰明的你將歸為何處?
天下之大到處都是孤獨,孤獨,多麼可怕又熟悉的字眼,感情豐富的人,內心往往渴望一種極致,一種超脫心靈的極致,這種極致容易讓人走向極端,要麼轟轟烈烈,要麼孤獨一世,馬致遠選擇了這種淒美的孤獨,這種孤獨讓他害怕,讓他總想逃離,逃離這個世界,去尋找內心的世外桃源,但是心若孤單了,孤獨就成為了永恆。
我很喜歡這種蒼涼,它讓人把心中最真實的感覺解讀了出來,完全展現在了大家面前。中國有句古話“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是呀,傷心至極就成了癡,我很喜歡這種癡,它是淒涼的最高境界,每每想到這種淒涼的場景,我都會潸然淚下,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也許這種感情在我內心根深蒂固,面對此情此景,我們產生了共鳴。我沉浸在其中無法自拔,在這一刻我產生了永遠也不要醒來的想法,我覺得沉浸其中是一種享受,心靈在這一刻得到了淨化,但是我被這種想法嚇壞了,我想找人訴說,但是,驀然回首,空無一人,這時我才驚煞,原來我一直孤單著,一直孤單著,一個人的孤單……
我渴望找到馬致遠,渴望和他一起共賞夕陽西下的景象,但是將近千年的距離讓你我成為永遠的遺憾,我常常歎息,歎息這種永遠無法到達的距離,歎息“知音少,弦斷有誰聽”的無奈。我知道一個人的寂寞太可怕,但是我也知道寂寞的同時,心靈得到了自由。
以後的某一天 下一站山清水秀 a few days later But one day more vicissitudes 回味千千萬 let the boy was very Now the society the boy to her home always disappointed
line
line

line
搜索栏
line
RSS链接
line
链接
line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line
sub_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