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感覺軀體裡有兩個自己,自己跟自己對話,自己跟自己微笑,可有一天魔鬼的黑霧阻斷了我和我的視線,兩個自己一直都迷失在黑霧裡。

靈魂在呐喊,耳邊卻只剩下魔鬼的聲音在迴響;意志在掙紮,身心卻早被噩靈所摧殘!

靈魂!將靈魂交給魔鬼,行屍走肉般,讓噩夢在寄生裡狂歌,絕涯邊上魔鬼在為你的生命的最後一程高歌送別!

白紙上書寫下去的筆墨不能再摩擦去!

帶著魔鬼的軀體,

已絕望,已無自信的勇氣,只能在黑暗的的角落裡哭泣;

等待,在茫無的等待裡死亡,

喜悅的源頭已經枯竭!

夢碎,生命在絕望的黑暗,需要點陽光,一點自信的勇氣!

帶著魔鬼的靈魂也需要未來,希望破碎的夢也有一個歸屬;



在絕望而黑暗的角落,有一點默默卻炙熱,永不熄滅,一直在等待燎原的星火,

每天魔鬼在寄生裡蔓延和歡笑,

每天星火在希望裡漸漸燎原!

星火帶來的勇氣,在生命的延續裡蔓延生長,

微笑,每天都在星火的陪伴裡給自己陽光,

歡樂,就算明天就是終點,

魔鬼給的傷痛,而你卻還是一朵漂亮的花,

和你一起陪在魔鬼的心,願為你做朝晨你花瓣上的第一滴晨露,開始時,靜靜的液化,離開時,悄悄的蒸發!

為你的生命在魔鬼的黑幕裡沒有失去你自己的靈魂

幻 夢

願做朝晨你花瓣上的第一滴晨露,開始時,靜靜的液化,離開時,悄悄的蒸發! ¬¬¬¬¬---題記

清晨第一縷陽光在海的歌聲裡,從海平面跳躍著來到我的窗前,躍進屋裡,輕輕的拍打著我熟睡的臉頰;朦朧,微睜的雙眼讓第一縷陽光暖暖的照進心裡,把懶散的視線灑在窗外的海面!

揉揉雙眼,帶著微笑的雙腳來到窗前,打開窗,閉上雙眼,深深的吸一口海的味道,停止三秒的呼吸,輕輕的慢慢地舒張開,

面朝大海,跟海說一聲:“早上好”。

哼首小曲,提著花壺,忙於屋後的小花園;一花一草,恬靜。

暖杯咖啡,安靜的放進甜甜的幸福,安靜的和早晨收集的陽光一起端給熟睡的她!

傍晚的夕陽海邊,與白裙的她在沙灘上,一步,兩步……用她清晰的舞步把笑聲刻留在腳印裡;

夕陽落幕,在我們的花園一起蕩著秋千,聽聽音樂 聊聊願望!

在滿天星星的夜空下,背對著背一起用貝殼編織我們的夢!Right is the "red line"
Putin in the Olympic Games in Sochi
有如此想法,真好
過去過不去的都會過去
那些似曾熟悉的背影
我沒有天分當你的完美情人
一切痛苦源於我們拒絕接受這一寶物
所有的過往都成為故事
談女人的特色
給錦瑟年華的歲月裡,留下一抹光暈
line
line

line
搜索栏
line
RSS链接
line
链接
line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line
sub_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