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從友善開始溝通

一滴蜂蜜能比一加侖膽汁捉到更多蒼蠅!強硬的手段不能爭正解決問題,應該嘗試著用溫和的語氣去與他人交流。從龍善開始溝通,我們就可能引導他們同我們走向一致。

憤怒之下,你對別人大發雷霆,你是發洩了心中的怨氣,可是你想過他的感受嗎?他們感到輕鬆和快樂嗎?你那挑釁的語氣,曾璧山中學校園傳真仇視的態度,他能接受得了嗎?

威爾遜總統說;“你果你握緊拳頭來找我,我一定會用同樣的方式對待你!”如果換一種方式;“我們一起商量一下,看看到底是誰的原因?”很快你會發現,原來彼此的分歧並不是很大換句。挽話說,只要相互理解,相互忍耐,一切問題都可以解決。

小洛克菲勒對威爾遜的這句話感觸頗深。1915年,他還是個康州的小人物。他經歷了美國工業史上流血最多的一次罷工,這次罷工的事件持續了兩年,事件源于礦工要求加薪。在董事會拒絕他們的要求之後,他們毀壞了工廠設施。聯邦政府不得不動用軍警前去鎮壓,很多礦工死于衝突。工廠裡到處充滿仇恨,可是小洛克勒的使命是讓他們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上安心生產。小洛克勒沒有坐在辦公室裡想辦法去怎麼對付工人,是花了大量的時間去找工人、家屬去談心瞭解情況。之後,他對這些人發表了一次演說,這一招產生了驚人的效果。工人們很快就忘了仇恨,這篇演講稿是他成功的傑作。他的演講獲得了很多人的贊同,大家一致認為他表現得很友善,工人們自始自終沒有再提出加薪的要求。

以下就是這篇演講稿比較動人的部份,注意他在語言上流露出來的感情。別忘了,小洛克菲勒這次演講是要講給幾天前要在酸蘋果樹上勒死他的工人聽的。但是,他所說的話要比醫生和傳教士還要親切。這是值得紀念的一天,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有幸和公司的工人代表職員以及督察人員共聚一堂,這讓我倍感榮幸終身難忘,要是在兩周前舉行這次會議,我的心理會忐忑不安,由於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面,我站在這裡完全是一個陌生人。

前幾天,我到了你們的住所,和你們中的一些人做了推心置腹的談話,我還拜訪你們的家庭,見到了你們的妻子。所以,現在我們即使不是朋友,也不能算是陌生人了。在這種和諧的氣氛中,我感到和平解決的時刻到了,我很願意與大家一起討論有關我們今後的生活,有關我們共同利益的問題。

列席代表中包括了公司的各個階層,我想你們能夠不顧個人安危來到這裡表示感謝。今天,我能站在這裡是由於各位的鍾愛,雖然我既不是公司的職員,也不是工人代表,但是我覺得自己與你們的利益是緊密相連的,我代表了股東和董事會。

這樣的演講,怎能不說是化敵為友的好例子!要是小洛克菲勒不顧後果地與工人們針鋒相對,用他們罷工的事實斥責他們,那結果又會是如呢?可想而知,曾壁山中學校長的學生時代那樣來的將是災難性的後果,工人們會引發更多的暴力衝突,會有更多的流血事件發生。

世界上有這樣一種人,他對你抱有成見,而你就是找出更多的理由也不能讓他接受你的觀點.然而,當我們退一步,用真誠和善的語言,就可能將矛盾化解。一百年前,林肯也說過類似的話;“一滴蜂蜜比一加侖膽汁捉到更多的蒼蠅!”這句話是古老而現實的,想要別人贊同你,你就要讓他相信你是他忠實的朋友,讓他相信你就是一滴蜂蜜,貼近了他的心。

可能你沒有機會去解決一次罷工事件,然而你所面臨的生活問題也許會給你帶來一些不必要的煩惱,想好如何去處理它們了嗎?

工程師施勞勃希望能在續約前使房東降低房租。可是,那個房東頑固不化,從來沒有誰能夠從他那占到半點便宜!他寫信告訴房東,告訴他房租到期了,他就會搬走。但是,如果房東可以可憐一下他,把房租降下來一點,他還是很樂意住下去的。房東收到信後,帶著他的秘書一起來了。施勞勃沒有開始就說房租的事情,他先是說自己是如何的喜歡這所公寓,如何的欽佩房東的管理能力,之後才提到自己很願意繼續住下去,只是難以負擔這麼昂貴的房租。房東從來沒有受到過房客如此的誇獎,顯得有點手足無措了。他對施勞勃坦然說;這些年來一直受到房客的冷漠,有的房客甚至對他進行了侮辱和謾駡。他對有施勞勃這樣的房客而感到愉快,表示會減少他的租金,挽留他繼續住下來。臨走時還問施勞勃房間是否有需要修繕的地方。

試想,如果當時施勞勃和其他房客一樣直言要求降低房租的話,他一定會遭到冷遇。但是我們同時可以看到;友善,讚賞使得他得到了自己滿意的結果。那麼,友善到底能帶來多大的力量?伊索寓言中的一篇文章這樣寫道;太陽和風爭論誰的力量更大.風說;“你要是不信我,請看下面這個老者,只要我一使勁,准他的大衣會吹飛。我們就比誰能更快的讓他脫去身上的衣服吧!”於是,風開始吹了,風是那麼大,曾壁山中學——我愛你,再見簡直都要變成龍捲風了,可是老人卻把衣服裹得更緊。最後,風不得不停下來,太陽從雲中走出來,面朝老人微笑走來.沒過多久,老人汗如如雨下,不得不脫去了外衣.太陽對風說;“友善永遠勝過暴力”。

伊索寓言的這個故事,讓我們聯想起波士頓發生的一件事。那時,大大小小的報紙書刊印滿了虛假醫藥廣告來詐騙錢財,患者不明真相,盲目投醫,很多人無辜地死亡。而這些劊子手很少被繩之以法,他們只要花一點點錢去賄賂法官,就可以免刑,甚至是免去坐牢!情況越來越危急,波士頓的上層人物開始批駁這種做法,他們痛責那些喪心病狂的人,抨擊那些昧著良心刑登廣告的媒體。那些有良知的社會團體,婦幼協會,教會等紛紛站出來,可是這些都無濟於事,他們將提案送到議會,懇求得到法律的援助,然而,那些有錢的商人憑藉政治背景依然逍遙法外!

B醫生是基督教聯合會的主席,他用盡辦法,但無濟於事。一天深夜,他還在殫精竭慮地思考這個問題,突然,他想到了整個波士頓都沒有用個的辦法。這個辦法就是;用友善、同情、讚賞來感化這些媒體的主辦者,讓他們自動停止刑登那一類廣告!
line

comment

Secret

line
line

line
搜索栏
line
RSS链接
line
链接
line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line
sub_line